禁忌的耳语,戒不掉的迷药

叮咚!

谁会在这种时间找我?明俊嘴里嘀咕着,门一开,原来是大姊惠瑕来了。

惠瑕有着一头及肩的卷发,自然的波浪造型让她看起来热情又俏丽,瓜子脸搭配了大小适中的丹凤眼和东方人里面算高挺的鼻子小巧的丰唇画着桃红色口红,似有若无的淡妆让二十六岁的她成熟重又带点可爱。黑色的大外套由于只在乳下的部位扣上一颗钮扣,所以不但无法隐藏她傲人的胸部,搭配里面粉红色的高领毛衣更衬托出他伟大的胸怀,黑色的窄裙下面是一双被丝袜所包裹的修长的美腿,黑色的半筒高跟鞋让一六六的她看来几乎和一七五的明俊一样高。

大姊?你怎么跑来了?也不先打个电话说一下!怎么?你事业做这么大啊,做姊姊的来弟弟家作客还得预约吗?不是啦!我是怕万一大姊你来的时候我不在,害你空等就不好了。大男人啰哩八嗦的,你这不是在家吗?好好好,算我错了可以吧?明俊把惠瑕迎进门,发现惠瑕提着一个大包包,就顺手帮他提进房里。

你带这么大一个包包,不会是想住在这里吧?你刚搬出家里住,妈怕你不适应,刚好我老公这阵子出差,就叫我过来你这里住几天彼此有个照应。明俊在半个月前离开台南北上到台北工作,刚退伍不久的他顶着一头清爽的短发,虽然正值寒冷的冬天,不过他身上还是只有一件轻便的无袖t恤和运动短裤,军队里的训练让他的身形更有男性魅力。

明俊心想好不容易搬出家里了,自由的日子才过没几天居然冒出一个不速之客来,心里还真是不乐意。

怎么?不欢迎吗?惠瑕瞪着他

欢迎!当然欢迎!明俊连忙否认

惠瑕环顾了一下四周,明俊住的单位不大,是个只有厨卫的小套房客厅兼卧室,因为刚搬进来不久所以家具不多,门对面就是大大的落地窗,阳台上还晾着明俊的衣物,14吋的电视机就摆在左边靠墙两个横放的三层柜上面另一边是一个谢谢床,房间中央有个摺叠式的小方桌,桌上摆着一碗正泡着的泡面。

还蛮干净的嘛!

地方小,还满好整理的。

都九点多了,你还没吃晚餐吗?惠瑕发现桌上的泡面没有啦,晚上没吃饱,所以想吃点宵夜。姊也有点饿了,分姊一点好吗?好啊。明俊到厨房拿了一个碗来分了一些泡面给惠瑕,两人边看电视边吃泡面,顺便交换一下彼此的近况。

姊,姊夫要出差多久啊?

预计是一个月,如果工作顺利的话十几二十天就会回来了。那姊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姊也很久没来台北玩了,所以打算呆到你姐夫回来才走。这样喔……怎么,不可以吗?不是啦!我是怕你住不习惯我这种小地方。是吗?不是怕姊在家不能带女朋友回来过夜吗?没……没有啦!怎么会呢?哈哈哈……姊弟俩嬉闹了一阵后很快就到了就寝的时间,惠瑕习惯在睡前先洗个澡,拿了换洗衣物就进浴室了,明俊就趁这个时间收拾一下碗筷,收好小方桌摊开谢谢床,很快的惠瑕就洗好澡出来了。

惠瑕换上一件粉红色宽大的短袖t恤和红色运动短裤,长长的下摆刚好盖住短裤,看起来就好像没穿裤子一样,细白修长的双腿直接暴露在空气中。双手正忙着用毛巾擦拭着湿亮的卷发,粉红色的肩带从宽大的领口露了出来。

哇!姊,你穿这样好性感喔!你平常都穿这样勾引姊夫的吗?少贫嘴了,睡觉了啦!喔……你这里只有一套棉被喔?我一个人住,当然只有一套啊!床也只有一张,那不是得一起睡了?我都忘了这件事了,我这边连枕头也只有一个,不过我可以让给你躺没关系。算了,一起睡就一起睡吧!量你也不敢非礼你老姊!惠瑕把灯关了以后钻进棉被里,明俊还在看着电视。

电视关掉啦!这样我睡不着!

明天又不用上班,那么早睡干嘛?

早点睡,明天陪姊去市区逛逛。

我还得当伴游哦!

少抱怨了!关电视!

明俊不甘不愿的把电视关掉,可是隐约还是可以听到有电视的声音。

怎么还有声音啊?

那是隔壁的声音啦!我这里的隔音不是很好。不会吧?这样要怎么睡啊?习惯就好了啦!这还只是电视声呢!再晚一点还会有叫床的声音呢,那才难受!连那种声音都会听到?惠瑕有点脸红的说对啊!搬来以后几乎每天都有听到。哇!这对夫妻的感情真好。他们好像不是夫妻。明俊压低声音神秘的说男女朋友吗?明俊摇摇头,一字一顿的说据我的推测,他们是……兄、妹、乱、伦!不会吧?惠瑕不敢相信真的!不信的话晚一点你自己听!惠瑕不敢相信乱伦这种只有在一些报导和色情小说里看到的情节居然会在自己的身边发生,于是她决定和明俊一起等等看。没多久,电视的声音就消失了,只剩下窗外车辆往来的声音,又过了十几分钟隔壁还是没有动静,由于惠瑕坐了半天的车子已经很累了,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姊!姊,起来了!隔壁开始了!

惠瑕睡的正熟忽然被挖起来,一开始还搞不清状况,然后渐渐的开始听到一些声音。

〔喔……小莲……你越来越会舔了!好舒服……〕

〔嗯……哥……不要再挖了……人家……想要了……〕

〔想要什么啊?告诉哥……〕

〔啊……啊……讨厌……哥……不要逗……人家了……啊……〕淡淡的淫语混着窗外车辆往来的声音从隔壁的方向传了过来,音量虽然轻微但是仔细听还是可以一字不漏的听见。

我说的没错吧?明俊挨着惠瑕的耳边说

〔你不跟哥哥说清楚,哥哥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小莲……小莲要……哥……哥的肉棒,插……插进妹妹的……小穴……里……〕虽然隔壁的男女的确是兄妹相称,不过惠瑕还是不大敢相信这是真的。

说不定隔壁是在看a片啊!

我本来也这么想,可每天听的内容都不大一样,哪这么多国语的乱伦片啊?你又知道乱伦片没这么多了?不可能每部片的女主角都叫小莲吧!……不会吧?真的是乱伦吗?惠瑕没想到现实里会有人在做爱时叫的这么淫荡、这么的享受,正如明俊所说,她也开始相信这是真的,真的是哥哥在和妹妹乱伦性交!

〔原来我可爱的妹妹想挨插啦!好……哥哥马上给你!〕〔……嗯……啊……进……来了……啊……亲哥哥……的肉棒……啊啊……顶到……了……啊……〕〔喔……爽!还是自己的妹妹的穴干起来最爽……比干我女朋友爽多了!〕〔啊……啊……我也是……还是和……自己的哥哥……最棒……啊……最刺激……嗯……〕淫糜的声音在明俊的小套房里环绕着,昏暗的灯光浪整个气氛险的更淫秽,明俊和惠瑕受到气氛的感染渐渐的开始坐立不安,尤其是明俊刚退伍的他正值青春期性欲正旺,这几天他都是听着隔壁的叫床声自慰,要不是姊姊就坐在身边他早就脱光衣服安慰自己了。

乱伦的欢愉声一字一句的钻进惠瑕的心里,丈夫出差也有一个星期了,还在新婚期的惠瑕几乎每天都和丈夫享受鱼水之欢,空窗了一个星期的她怎么受的了这样的气氛,不一会惠瑕的内裤就有点潮湿了。

〔啊……啊……哥哥的……啊……好长……好粗……啊……干我……啊……哥哥……干小莲……〕惠瑕打从心里搔痒了起来,小莲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愉悦、那么的兴奋、那么的享受,是那个男人的性能力特别强吗?不对!是乱伦!是和亲哥哥乱伦性交的禁忌、刺激,让她攀向性的高峰。惠瑕全身都热了起来,她兴奋的夹了夹大腿,她感觉到内裤已经湿透了。

明俊觉得很尴尬,乱伦的淫声一直在提醒他身边正坐着自己的血亲,自己居然和姊姊偷听人家兄妹乱伦,他又兴奋又尴尬的看了惠瑕一眼,惠瑕头上包着毛巾脸红通通的,双眼迷濛的看着前方(淫声的来源),顺着白玉般性感的颈部往下看就是那件粉红色的t恤,透过宽敞的大领口明俊可以看到丰盈的乳沟,平常和姊姊打打闹闹的,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姊姊居然这么性感,早就撑起帐棚的肉棒胀的更厉害了。

〔好……舒服……啊……只有哥哥……可以……让我这么……舒服……啊……〕〔哥也是……只有和小莲干……最爽!〕〔……讨……厌……啊!哥……好……啊……粗鲁……啊……啊……〕〔哦!是哥说话粗鲁……还是哥干你干的太粗鲁啊?〕〔……啊……粗……都……很粗……啊啊……好……棒……〕好像很舒服的样子?什么?惠瑕忽然冒出一句,吓了正在饱览乳沟春光的明俊一跳。

乱伦真有这么舒服吗?惠瑕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他谁知道啊?不过……听起来好像特别刺激……姊弟俩一言不发的看着彼此,隔壁乱伦的淫声依然持续的在空气中回绕,小套房里的气氛越来越奇怪。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对看了一分多钟后不约而同的说话了。

要不要试试看?

话一说完姊弟俩又陷入沉默,隔壁乱伦的淫声依然回绕,似乎在催促两人一样。

我们稍微试一下吧!惠瑕打破沉默

什么叫稍微试一下?明俊不明白的问

过来,压在姊身上。惠瑕躺进被窝里说

明俊依言钻进被窝里趴在惠瑕的身上。

我们隔着衣服做做看,又不用真的乱伦,就可以试试那种感觉了。姊你还真聪明,niniqu.com做最專業的站这种方法你都想的出来。明俊有点失望的说你想得美,姊才不会真的跟你做那种事呢!惠瑕掐了一下明俊的大腿明俊报复性的把肿胀的肉棒用力的顶了顶姊姊那隔着四层布的小穴,虽然不是真的性交,可是姊弟俩从来没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所以才磨了几下就进入状况了。惠瑕感觉到又热又硬的东西就在小穴口顶来顶去,她朦胧的看着弟弟的脸,弟弟的肉棒是那么的接近自己的小穴,她觉得好兴奋,这就是乱伦的滋味吗?她有点明白为什么隔壁的兄妹会这么热衷于乱伦性爱了,虽然是隔着裤子,但是那种感觉却一点也不下真枪实弹的性爱,惠瑕第一次发现弟弟是那么的可爱。

这种乱伦的快感明俊也感受到了,姊姊居然会用充满了爱欲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也狂乱了!姊姊的体温越来越烫,被窝里的温度越来越高,明俊热的有点受不了了,他掀开棉被继续着下体的摩擦,没有棉被的阻碍,明俊的动作更顺畅了。

姊……好爽喔!就好像真的在和姊做爱一样……真的……好……刺激……好……舒服!……难怪……隔壁的会叫的……这么厉害!姊……我可以……亲亲你吗?嗯……吻我,我要弟弟……吻我!惠瑕马上就同意了明俊立刻吻上惠瑕的双唇,惠瑕的香舌随着探进他的口中,这是个乱伦的亲吻,这是个没有任何阻隔的乱伦之吻!姊弟的舌头热情的纠缠着彼此交换着津液,在热吻中惠瑕高潮了,和弟弟乱伦的禁忌令淫欲的情绪增幅,惠瑕第一次没有插入就高潮了。

……啊……啊……来……了……姊姊要……来了……啊啊……看着在自己身下泄身的姊姊,姊姊那春心荡漾的神情让明俊不能自己,几个摩擦后也达到高潮,他想像着自己正奔驰在亲姊姊的嫩穴里,用力的一顶,把精液射在自己的内裤里。

……姊……我……我也……要射了……喔……哦……惠瑕深情的抱着弟弟,看着弟弟高潮的表情,她居然期待着精液射进体内的感觉,她顶起屁股迎接弟弟乱伦的精液,惠瑕的期待落空了,她想起自己没有真的和弟弟乱伦,弟弟并没有真的插进自己的体内,她当然也不可能享受到精液充盈在体内的感觉。

姊弟高潮过后静静的抱着彼此深情的对望着,隔壁那乱伦的淫声不知何时早已停止了,只留下窗外的车流声,还有姊弟俩的心跳声。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姊弟俩的心跳越来越快速也越来越激烈。

在窗外响起一声喇叭后,姊弟俩不约而同的开始帮对方脱衣服,由于弟弟身上的衣物较少,姊姊的动作比较快,在弟弟还在脱自己的内裤时,弟弟的内裤已经挂在电视机上了。

惠瑕细心的用唇舌清理弟弟肉棒上的残精,连残留在小腹和阴毛上的精液也一滴不流的舔食掉,明俊也不甘示弱的舔吸着姊姊阴唇上和小穴里的淫水阴精。

啊……弟……你好会吸……姊的魂……都……啊……被你……吸走了……啊……姊……你也含的我……好舒服……啊……姊……我想要了……姊……也……好想要……啊……好想要……姊弟俩面对面坐在床心亲吻着对方,双手不停的游走在彼此的敏感地带。

姊……我想和你作爱……明俊双手揉着姊姊丰满的乳房,吻着他的颈项说惠瑕享受着弟弟的爱抚,握着弟弟坚硬火热的肉棒。

我也想……我想你的肉棒插进来……我想和弟弟真真正正的乱伦……惠瑕半躺在床上撑高自己的上身,张开双腿把小穴对着明俊,她要看清楚弟弟的肉棒是怎么插进自己的小穴里的。

来吧……明俊!到姊这边来……

明俊手握着肉棒跪在惠瑕的下体前,姊弟的性器距离不到一公分,惠瑕上身前倾,她很清楚的可以看见弟弟那红的发亮的大龟头在自己的穴口一抖一抖的,马眼流出了透明的汁液在替接下来的入侵作准备,乱伦的事实即将发生,惠瑕越来越兴奋了,丈夫以外的第二根肉棒就要进入自己的体内,而这根肉棒的主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弟弟明俊,惠瑕舔了一下嘴唇,右手搭在明俊肩上。

插进来吧……把你的大肉棒……插进姊的小穴里!明俊没有回话,他只是用手分开姊姊粉红色的小阴唇,他不希望进入的美景被遮掩,然后开始挺臀前进。

……嗯……烫……

颤抖的龟头抵到了穴口,惠瑕抖了一下,就在这一刻她的理性反射性的开始动作,天啊!亲弟弟的肉棒已经顶到自己的穴口了,她想起亲爱的老公,她是这么的爱自己的老公,她怎么可以对不起老公呢?忽然她开始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她想后退,她想阻止弟弟的肉棒进入,可是她的身体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动作,甚至连嘴里说出的话都和自己唱反调。

进来……啊……啊……深一点……啊……再插……深一点……!惠瑕边说边把臀部慢慢的向前顶,迎合着肉棒的入侵,弟弟的龟头撑开了穴口缓缓的深入,没多久那象征着乱伦之钥的火烫肉棒就完全插进了惠瑕的小穴,打开了姊弟乱伦的禁忌之门!

……啊……进来了……弟弟的……肉棒……顶到我的……花心了……啊……天啊!……姊……的小穴……好……烫……好紧……啊……!火热的肉棒炙烫着阴道,心里的一丝理智化成了乱伦的罪恶感冲击着她的心灵。

啊……乱……伦……啊啊……我……真的……啊……真的和……弟插穴……啊……!我……真的……乱伦了……啊……啊!啊……!仿佛心里那条名为道德的神经断掉了,惠瑕完全释放了她的心灵,她眼中的世界、她所感受到的世界完全不同了,她紧紧的拥着弟弟,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幸运,能和自己的血亲一同享受性爱的欢愉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惠瑕从明俊在自己体内那根因兴奋而胀的更大更坚硬的肉棒明白,弟弟也和她有着相同的感受!

!……嗯……啊……不会……吧!啊……姊姊又……啊!又来了……啊……啊啊……!高潮了!真实乱伦的强烈刺激,让惠瑕仿佛使用了强烈的春药、兴奋剂一样,大大的增辐了弟弟的每一个亲吻、每一个爱抚,血亲的肉棒插入体内就如油里投火一样一口气让她攀上了最高峰!

姊……啊!你里面……啊……!会吸人……啊啊……好烫!……我……我也……又……射……射……自己的肉棒赤裸裸的充盈在姊姊火热热的阴道里,这不应该也不能够发生的性爱关系,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惠瑕感受到的快感也同样冲击着明俊,刚射过一次精的明俊原本可以撑过这股强烈性爱快感的,但是姊姊的高潮造成子宫收缩,顶着子宫颈的龟头藉着插入小穴的推力和子宫的吸力,居然钻进了子宫里!

再加上阴精的热浪冲击,明俊再也支持不住,乱伦的精液一股一股的直奔惠瑕的子宫,姊弟乱伦的菁华在子宫中交会融合,永不分离。

对不起……姊,我……我平常不会……这么快的……明俊不好意思的说姊……姊还不是……一下就高潮了,……姊真的好舒服……惠瑕热情的抱着明俊对啊!没想到会这么舒服……嗯……比想像的还要舒服多了……便宜你了!本来只是想稍微模拟一下的,没想到居然真的和你……我得打电话谢谢妈妈!谢谢妈妈生了大姊和我,更谢谢她叫你来陪我!别乱开玩笑!如果让妈知道了,我们就死定了!惠瑕紧张的说亲爱的大姊,我当然只是说说而已嘛!别这么激动!说说也不行!知道吗?知道!明俊温柔的吻了吻惠瑕的双唇,惠瑕热情的回应着,射过两次精的肉棒没有软垂,依然紧紧的插在子宫颈里,乱伦的菁华被粗胀的龟头一滴不漏的封锁子宫里。

明俊,你的肉棒还好硬、好粗……胀的姐好难受喔……对不起!姊……我马上拔出……话还没说完,惠瑕马上摇头制止。

明俊……姊还想要……你……还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还怕姊不要了呢!明俊用力顶了顶啊!……不知道为什么……啊……姊还是……好想……啊……明俊小心的扶着惠瑕躺好,生怕肉棒脱离了姊姊的小穴。

我也是啊!我也好想可以一直和大姊作爱……明俊把惠瑕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明俊每个动作都小心翼翼,肉棒不但没有脱离小穴,反而因为姿势的关系更加的深入了。

姊,我要开始啰!

……嗯……啊……快……干姊姊……我要弟弟……干我!得到大姊的首肯,明俊立刻挺腰抽插,大肉棒在小穴里快速的进出,子宫里的阳精阴液因为肉棒的倒抽而流出,又因为肉棒的插入而重新灌回子宫里,这种异样的感觉是惠瑕的首次体验,美的惠瑕神魂颠倒浪叫连连。

由于性欲高涨明俊的动作又快又强烈,还是有些精水被挤出穴外,弄得两人的下体汤水淋漓,让抽送时的肉体拍击声伴着淫精的滋滋声更添淫魅。

喔……姊……你的……小穴好棒!我……好后悔……没有早点……和你干穴……啊……啊……姊……姊也是……早……早知道……就早……一点……和你干……穴……啊……啊……我……我要……每天……每天……都……和姊干穴……好……干我……我……也要……弟……每天干……我!用……你的大肉……棒……干我!啊……好爽……我……可以插姊……的小穴……每天……啊……每天……插……嗯……啊……啊……好刺激……啊……每天和……弟弟……乱伦……插……穴……啊……啊啊……啊……乱伦……好爽!好刺激!……我……爱死……乱伦了……啊……!姊也……好爱……乱……伦……好棒啊……啊……让……亲……弟弟……插穴……啊……好爽……啊……谢谢妈妈……生下姊姊……和我……让我……可以和姊姊……乱伦……插穴……我……要谢谢妈妈……我要……让……妈妈也能……享受……这种……乱……乱伦插穴的……幸福……对!……啊……我们……要谢谢妈……我要……和妈妈……一起给……弟弟……乱伦插……穴……啊……我也……要……啊……谢谢爸……爸……让爸爸用……他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插……我要插死你……插死……姊姊……爱乱伦的……小穴……啊……插我……插死我……我……要……啊……啊……好弟弟插我……啊……插死我……姊……你……好淫……荡……啊……好变态……!姊姊……淫荡……姊姊是……爱和……弟弟干穴的……变……态……干……我……干死我……啊啊……死了……姊要死……了……姊……要被弟弟……干……死……了……好爽……啊……姊的穴……又要……夹死我了……!要射了!……我要射了……!射吧……射给姊……让姐给你……生一对……乱伦的……儿……子和……女儿……啊……啊啊……乱伦的精液再次灌满姊姊的子宫。

那一夜姊弟俩彻夜不眠的作爱,他们没有去计算那一夜两人性交的次数,就是不断的抽插、射精、抽插、射精,直到睡着为止。

明俊舍不得让肉棒离开姊姊的小穴,甚至两人睡着以后明俊的肉棒依然插在惠瑕的小穴里。所以除了尝试性的第一发是射在内裤里以外,明俊的每一发精液都灌溉在惠瑕的子宫里,看来明知道这几天是危险期的惠瑕似乎是真心想怀上弟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