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路上 第六章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十月,刘宇在国庆节的前一天,特意抽了一个中午的时间出来,去网吧找了比较隐蔽的角落,将内存卡里的视频导入电脑上。

看着江雪琴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模样,刘宇的肉棒又硬了,撑的裤裆涨涨的。

伸手调整了一下内裤,刘宇才开始剪辑视频,他先是将一些片段剔除,然后将江雪琴主动求欢,风骚的让自己内射,和附和自己贬低吴福的画面剪辑进去,让整整一段视频上,都是江雪琴放浪的姿态。

这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之前他已经剪辑过很多视频了。

而得到刘宇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安慰后,江雪琴的状态也好了很多,最近她已经准备回饭店工作了。

算起来,自己也好久没去饭店里了。江雪琴这样想着。

「小宇,小姨明天就回去饭店里帮忙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国庆的第二天,江雪琴便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刘宇,说到辛苦时,江雪琴的脸忽然一红。

「小姨,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就一点都不会累。所以,小姨,嫁给我好吗?」

「啊……这……」

听见外甥竟然大胆的向自己求婚,江雪琴不禁有些紧张,虽然知道刘宇很爱自己,但是她也没敢往这方面想。在江雪琴的想法中,如果她真的和吴福离婚了,只要刘宇依旧爱着自己,她就满足了。

至于嫁给刘宇,她不是没想过,但是想到要让外甥背负那些不好的风言风语,以及娶个比他大十几岁的女人,这些都将她的念头给断了。

这会突然听见刘宇说出这样的话,她不禁有些紧张,感动,激动,但是却不知道如何回应刘宇。

看见江雪琴有些为难的表情,刘宇继续说道:「小姨,你放心,我不会逼你的,也不会趁人之危,让你蒙受婚内出轨的污点。」

刘宇顿了顿,继续说道:「小姨,要不这样吧,我回一趟老区,探探姨……探探他的口风,想法,然后再回来,你看怎么样?」

说到姨夫的时候,看见江雪琴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刘宇便改了口。

听见刘宇处处为自己考虑,江雪琴不禁深深的感受到了,刘宇处处为自己着想,为自己考虑的心,这令江雪琴很感动,也感觉自己没有看错人。

「好,谢谢你,小宇。」

刘宇对此只是笑笑的说:「没事,我想看见一个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小姨。」

隔天,刘宇就去了老区,在饭店里看见了苍老了许多的吴福。

吴福看见刘宇,便将手头上的工作放下,招呼着刘宇进了办公室,两人坐下后,吴福才看着刘宇说:「小宇,怎么过来了?是不是你小姨改变了想法?」

仅仅一年时间,吴福的样子就大变一场,在心脏病,和内心的煎熬下,如今的吴福已经白了半头头发。也因为如今没人照顾,身体的状况更是比以前差了许多。

对此,刘宇不禁有些嘘唏。不过,该怎么做是不会变的。

「姨夫,对不起,我也劝不动小姨了,小姨她……她对你很失望,坚决要跟你……离婚。」

刘宇一脸惋惜,遗憾的说道。

听见刘宇的话,吴福没有说话,想到自己做过的事,他很惭愧,也知道是因为已经的原因,才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一切都是他自己种下的苦果。

「小宇,陪姨夫喝两杯吧。」

吴福让服务员送了一些酒进来,再炒了两个下酒菜,两人便在办公室喝了起来。

吴福如今落到这种地步,刘宇明白跟自己脱不开关系,于是吴福敬他一杯,他便喝一杯,很快,两人都喝的有点醉醺醺的。

吴福这会说起了他跟江雪琴当初是怎么认识的,然后怎么在一起之类的话,刘宇对此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刘宇明白,自己只要做一个倾听者就足够了。

半个小时后,吴福举起杯子,要跟刘宇碰杯时,抓在手中的杯子突然掉落在地上,就连他也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

刘宇见状急忙一个跨步绕到吴福身边将他扶住,见吴福的脸色不是很对,刘宇不敢多耽误,直接背起吴福,冲出了饭店。

到了医院后,刘宇将吴福送去了急诊室,经过医生的诊断后,吴福是心脏病复发了,如今需要住院治疗,然后便让刘宇去交钱,以及联系他的家人。

刘宇去交费的路上想了下,觉得这件事还是要告诉江雪琴一声才行,于是他给江雪琴打了一通电话,把吴福心脏病复发如今需要住院的消息告诉了她。

电话那头,江雪琴听完刘宇的话后,那怕对吴福失望透顶,也依旧做不到不管这件事,她在电话里告诉刘宇,自己马上就到,然后便挂了电话。

半个多小时后,刘宇看见了匆匆赶来的江雪琴,见江雪琴状态不是很好,刘宇急忙迎上去,安慰着江雪琴。

「我没事,小宇,他在那?」

江雪琴打断了刘宇的话,转而问道。

「在哪边,我带你过去。」

到了吴福的病房后,江雪琴看着苍老了许多的吴福,不禁有些难受,往事不断浮上心头。

「小姨,你留在医院照顾一下姨夫吧。」

刘宇见江雪琴不说话,也明白她心里不好受,于是开口劝道。

那怕江雪琴如今对吴福更多的是恨,但是多年的夫妻感情也不是假的,她无法做到撒手不管,但是又怕深爱自己的外甥会有情绪,正为难着,就听见了刘宇的话,江雪琴不禁很感动。她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刘宇对自己的好。

于是江雪琴也就顺着刘宇的话,留在了医院照顾吴福,刘宇则是回去饭店里帮忙,以及管理饭店的正常运营。

半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吴福也在江雪琴的悉心照料下好了很多,今天也可以可以出院了。

但是过来陪同的刘宇心情却有点不好,他看江雪琴有点不敢跟自己对视,便发现了江雪琴的犹豫。不过刘宇猜测,应该只是因为江雪琴的善良,使她不忍心就这样让吴福一个人回老区。

刘宇想了想提议道:「小姨,要不让姨夫回家里吧,我也可以帮忙照顾姨夫,老区那边我也会过去帮忙。」

江雪琴闻言看了一眼露出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吴福,她心里其实是不想在跟吴福住在一个屋檐下,之前过来医院照顾他,也是因为她天性善良。

如今吴福不说全好了,但是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只是因为她的善良,有点不忍心让吴福一个人回老区,所以听见刘宇的话后,她也觉得这样也很好,加上自己这段时间也习惯了被刘宇照顾,所以江雪琴便点了点头道:「好。」

其实江雪琴如今的心态已经有了转变,现在在她心里,她已经以刘宇为主了。

至于吴福在江雪琴心里的分量,远远比不上刘宇的分量。

安排好了后,当天刘宇就去了老区,到晚上下班后再赶回来,白天吃完早餐后,便去老区。

江雪琴如今恢复状态,白天也到店里去工作,留下吴福一个人在家里养病。

吴福虽然住回了家里,但是却没有再跟江雪琴同房,在儿子吴志辉的房间里住。

他倒是各种暗示,道歉,只是看江雪琴一脸冷淡不想理他的态度,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江雪琴现在依旧没原谅他。

然而这样平静的日子很快就被再次打破,这次倒是跟刘宇没有关系。

这件事就是,吴福的两个亲兄弟,听说了吴福的病后,两个哥哥带着嫂子,匆匆的赶过来探病。

当然,他们的主要目的并不是探病,只是借着探病的理由过来。

这件事江雪琴也不知道,等她下班后回来,才发现吴福的两个哥哥来了。

「弟妹,你怎么回事?阿福他病的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好好照顾服侍他?还跑去店里干什么?」

「就是,雪琴,不是当嫂子的说你,钱赚的再多能有家人身体健康重要吗?要不这样吧,嫂子帮你打理着饭店先,你在家好好照顾阿福,怎么样?」

江雪琴一进门,话都还没说,便迎来了吴福二哥,以及大嫂的责问怪罪。

吴福二哥的话还正常一点,至于这个大嫂说的话,江雪琴气的差点笑出来。

江雪琴深呼吸一口气,平静的说道:「请你们出去。」

江雪琴心里本来就很委屈,现在还要面临这些吸血鬼亲戚的责问,她更是难过。所以她也不想多说什么,因为没什么意义。

「弟妹,你怎么回事?我们大老远跑过来还不是为了你们,你怎么一见面就赶人啊?」

「阿福,你看看你把她宠成什么样了,都不把你两个哥哥和嫂子放眼里了。」

吴福尴尬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出去!再不走我报警了!」

江雪琴提高声音喝道,同时摸出手机。

吴福的两个哥哥和大嫂见江雪琴好像要来真的,不禁对视了一眼,然后悻悻的走了。走的时候,大嫂还嘴里骂着江雪琴不知好歹。

江雪琴平静的关上门,冷漠的看了一眼不好意思看着自己的吴福,她什么都没说,径直回了房间。

刘宇是隔天才从江雪琴口中知道这件事,本来江雪琴也没打算告诉刘宇,不过她不小心说漏了嘴,于是在刘宇的追问下,便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刘宇。

刘宇知道后,在电话里大骂吴福的哥哥嫂嫂,同时也关心的问需不需要自己帮忙。

不过江雪琴觉得自己可以处理,便拒绝了。但是刘宇也有些不放心江雪琴,他早就打听过吴福的亲戚,知道吴福的两个哥哥都对吴福开店赚钱很眼红,一直想分一杯羹。

还有那两个大嫂和二嫂,更是羡慕江雪琴的美丽,嫉妒她能赚这么多钱。

而如今吴福病倒,他们在商量后,更是想从这个弟妹身上榨取一些利益出来。

虽然江雪琴拒绝了刘宇,不过刘宇因为担心,便每天上午,下午都会给江雪琴打一个电话,关心江雪琴。

虽然他们早上晚上都能见面。

至于江雪琴每天都要接两个刘宇的电话,她表面假装讨厌刘宇的啰嗦,其实心里甜的跟吃了半斤糖一般。

刘宇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在吴福的两个哥哥和嫂子上门后的第五天,吴福的大嫂,带着她不成器的儿子和儿媳找上门来了,同行的还有二嫂,一行四人找到了饭点里来。

当时已经过了饭点,店里基本没什么客人在了。

吴大嫂一进饭店就看见坐在收银台的江雪琴,她张嘴就讽刺道:「哟,弟妹,今天又赚了不少吧?」

吴二嫂更是过分的说道:「呵,赚了这么多钱也不舍得给阿福看病?是不是想让阿福病死?独吞吴家家产啊?」

江雪琴自然受不得平白受这种侮辱,于是她也还嘴道:「这是我们家的事,用不着你们这些外人这么上心!还有这些财产也跟你们没关系!」

但是一向温婉贤淑的江雪琴,又怎么可能说的过这两个泼妇,被吴大嫂和吴二嫂各种难听的话一句接一句的侮辱,她满腔愤恨,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幸好的是刘宇留了一个心眼,在得知吴福的哥哥嫂嫂上门后,他便让新区饭点里一个跟他玩的还算不错的服务员,帮他留意下这几天,店里如果出了什么事就告诉自己。

在吴福两个嫂嫂进门后,对着江雪琴风言疯语的时候,服务员就给刘宇打了电话。

所以,在江雪琴无助的这一刻,刘宇来了!

刘宇刚赶过来,气都还没喘过来,就听见吴大嫂骂着江雪琴贱人,这直接将刘宇气的双眼一瞪,走到吴大嫂的身侧对着那在刘宇眼里,如同小丑的丑恶嘴脸狠狠地扇了上去!

「啪啪啪」刘宇一下扇了几巴掌,最后一下更是直接将吴大嫂扇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吴大嫂还没反应过来,刘宇已经将她的儿子和儿媳,包括吴二嫂,也一人送了几巴掌,将她们抽倒在地。

「你们这几个不要脸的小丑,竟然敢骂我小姨?来,你们再骂一句试试!」

刘宇站在江雪琴的身前,腰背挺直,狠狠的盯着地上的几人,充满怒气的喝道。

江雪琴在看见刘宇进来的一刻,眼里就闪过一丝惊喜,而刘宇接下来的举动更是让她感动,她知道刘宇一个男人,完全是因为自己受了委屈,想要保护自己才会对女人动手。

而看着刘宇将自己护在身后,用霸道十足的语气怒斥对方,江雪琴在心安中,又不禁想起了刘宇用他强壮的身体,在自己身上驰骋的画面,这让江雪琴脸上升起了一抹春意。

饭点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吴福也同样接到了消息,他几乎是在刘宇话音落下后的几秒,场面一度寂静的时候赶到了饭点。

吴福看刘宇一脸怒气的瞪着地上的几人,他不禁略过了地上的大嫂她们,走到刘宇面前劝道:「好了好了,小宇,你别生气了,老……雪琴,你也劝劝小宇吧。」

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感觉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为了让江雪琴以后可以多一些亲戚照顾,于是他便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让这件事过去。

然而吴福却忽略了此刻江雪琴最需要的是尊重,还有被人欺负了,有人能保护她,为她出气的心!

看着吴福说完后又去劝他的两个嫂嫂,江雪琴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

江雪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在自己受到欺负时,第一时间竟然不是保护自己,而是想和稀泥的让事情过去!

「够了!吴福!我要马上跟你离婚!」

江雪琴的一句话让还在骂骂咧咧的吴家亲戚闭上了嘴,也让吴福的动作一顿。

「姨夫,你带她们赶紧走吧,别让小姨再伤心了。」

刘宇冷眼看着吴福的四个亲戚说道,接着转过身,安慰着江雪琴:「小姨,不气不气,小宇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

江雪琴依旧气愤难平,不过刘宇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小姨,这在店里呢,咱们回去再说,小宇随时帮你出气!」

刘宇的体贴让江雪琴心里好受了许多,只感觉有刘宇在身边,她就充满了安全感。

而吴福被江雪琴这么一喝,他脸色一片通红,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幸好刘宇的话提醒了他,于是他拉上两个嫂子就走,至于吴大嫂的儿子和儿媳见母亲都被拉走了,他们也急忙的跟上,五人一起离开了饭店。

接下来的半天里,刘宇就留在了新区饭店里,忙碌中不时哄一下江雪琴,让江雪琴的心情渐渐的好了许多。

等晚上下班回到家里,刘宇去洗澡的时候,江雪琴看着刘宇脱下上衣走进浴室,忽然想起了白天,刘宇就是用这么宽阔的背对着自己,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这不禁让江雪琴的心加速跳动,两腿之间的蜜穴也几乎瞬间湿漉漉的,将她的内裤打湿。

「小宇……」

江雪琴呢喃一声,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她直接在客厅里脱光了衣服,晃着两颗玉乳走到浴室的门口。

刘宇洗澡一向没有锁门的习惯,毕竟他是个男的,而且浴室的灯也亮着,不会有谁会直接闯进来。

但是今天的他愣住了,他刚洗完头发,准备抹沐浴露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紧接着江雪琴便冲了进来,那两颗大奶随着她的动作而跳动着。

「小宇……爱我……」

江雪琴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她特别想让刘宇那根大肉棒插进自己的肉穴里,所以一进浴室,她便抱上了刘宇的身体,螓首贴在刘宇的胸膛上。

花洒里喷出的水瞬间将江雪琴淋湿,白里透红的肌肤在被水滋润后更是诱人。

刘宇还在愣神,江雪琴已经贴在刘宇的胸膛滑下,将刘宇胯下那根还没有勃起却比吴福还要粗大的肉棒含进了小嘴里。

「嘶溜嘶溜……」

江雪琴含住肉棒便快速的吞吐着肉棒,刘宇的肉棒受到了刺激,也马上就在江雪琴的小嘴里勃起,将她的小嘴塞的满满的!

肉棒进了江雪琴的小嘴,刘宇才反应过来,看着一向贤淑的小姨竟然冲进浴室里向自己求欢,还这么兴奋的将自己的肉棒含进嘴里,说刘宇不激动,不兴奋,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刘宇稍稍一想,便知道江雪琴不过是想发泄白天里受得委屈,这让刘宇本已经充血的眼睛渐渐柔和下来,心痛的看着江雪琴。

「小姨,先起来。」

刘宇将江雪琴拉了起来,大肉棒在退出江雪琴小嘴的时候还不小心在她的玉脸上拍了一下。

「小宇……爱小姨……」

刘宇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将江雪琴刚刚吃过自己肉棒的小嘴吻住,舌头探过去温柔的拨弄着江雪琴的丁香小舌。

「唔……不要……」

江雪琴想拒绝,她的嘴刚刚还吃过大肉棒,没想到刘宇却没有在意,反而吻的更深情。

姨甥俩吻了几分钟后,刘宇松开了江雪琴,将江雪琴抱在怀里,温柔的说:「小姨,小宇希望你能好好的,所以不要折磨自己,好吗?」

「小宇……」

江雪琴抬起玉手,抚摸着刘宇的脸颊,心中充满了感动。她今天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虽然是因为白天那股春意支撑着她,但是也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想将心中那些委屈发泄出来。

没想到的是,外甥竟然心细的发现了她的不同,更是没有顺势将自己按倒,反而是温柔的安慰着自己。

再一对比吴福,两人的差距更是越来越大,这让江雪琴瞬间决定,自己已经不用犹豫了。

「洗澡吧,小姨,嘿嘿,让我帮你洗澡吧。」

见江雪琴眼里的忧愁开始消退,刘宇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不禁开始调戏起江雪琴。

「啊……」

江雪琴这才反应过来今晚的自己有多大胆,竟然脱光光的冲进浴室里对着外甥求欢,这让她瞬间就想要逃跑。

不过刘宇手一伸,将江雪琴抱在了怀里,笑的跟大灰狼似的,将沐浴露抹在了江雪琴的身上,并说道:「小姨你都进来了,就一起洗吧。」

感受着刘宇强壮的身体,江雪琴娇羞无限的低下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浴室里一片春情,不过姨甥俩除了一些亲密的小举动,但是没有做爱,等洗完澡了,刘宇便将江雪琴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两人身上都没穿衣服,江雪琴发情的乳头顶着刘宇的胸膛,刘宇勃起的肉棒顶着江雪琴的翘臀。

将江雪琴放在自己的床上,刘宇也躺了上去,顺便将江雪琴牢牢的抱在了怀里,轻轻的吻了一下光洁的额头道:「睡吧,我的小姨宝贝!」